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艺长廊 > 艺术探索 >

山圖富春——大癡《富春山圖》本末考辨

时间:2011-07-12 来源:华艺美术网 作者:王颋    人浏览
提要:名聞中國畫史界的黃公望所作《富春山居圖》,實際上有《富春圖》亦《富春山圖》和《山居圖》二箇版本。儘管,今人已確定乾隆主張假者爲真,真者爲假;可是,對於相關的

 

       提要:名聞中國畫史界的黃公望所作《富春山居圖》,實際上有《富春圖》亦《富春山圖》和《山居圖》二箇版本。儘管,今人已確定乾隆主張“假”者爲真,“真”者爲“假”;可是,對於相關的細節和原始記載,仍有應該澄清的方面。本文以探索二者本末为主线,提出:如果認定前者是蹤跡清楚的黃公望真跡,就應該予以“正名”。始作於至正七年,卻緣長年“雲遊”在外,未及定稿,十年,特地帶至旅居地作最後的完成。此後,相繼有李應禎、董其昌、沈周、文彭、王穉登、周天球、鄒之麟、沈德潛、愛新覺羅弘曆的留題,項德新、李日華、王翬、程正揆、王原祁的臨摹。而董其昌、沈周、樊舜、談志伊、項子京、李日華、吳正志、吳洪裕、季國和王廷賓、高士奇、黃松巖、王鴻緒、安岐,則曾經擁有者。

华艺美术世界网

 

中国星翁艺苑


      張丑《清河書畫舫》卷一一下:“黄子久《富春山圖》,水墨,紙本,袖卷,今在宜興吳氏。後有李貞伯、沈啟南二跋,極稱許之。在吾家《溪山雨意圖》上,或以簡淡少之,過矣”[1]。迄於易代入清,見過《富春山圖》“真蹟”的高士奇、卞永譽,都對兹“公認”爲元人黄公望亦子久亦大癡的作品作了詳盡的記錄,惟後者題爲《富春山居圗》。《江村銷夏録》卷一:“元黄子久《富春山圖》卷,紙本,高一尺餘,長二丈一尺,凡六接,俱有吳之矩鈐印。水墨畫,董文敏跋在畫前,隔水綾上,書法秀美。幅中有揚州季氏藏印。按張清甫云:尚有李范庵跋,今無之矣”[2]。《式古堂書畫彚考》卷四八:“黄大癡《富春山居圖》并識卷,紙本長二丈,高一尺,水墨。秋山疏樹,野水漁舟,遊人吟侶,或古刹閑行,或茅亭晤語,想見山居之樂”[3]。“宜興吳氏”即“吳之矩”、吳正志,俞汝楫《禮部志稿》卷四四:“吳正志之矩,直隸宜興人。萬曆己丑進士”[4]。高攀龍《高子遺書》卷六《題吳之矩雲起樓》:“樓中列萬卷,亦貯泉百缶。彝鼎皆商周,圖書悉蝌蚪。客来賞奇文,疑義相與剖”[5]。“沈啟南”即沈周,“董文敏”即董其昌;而“李貞伯”亦“李范庵”即李應禎,明孫鑛《書畫跋跋》卷一《李范庵卷》:“司寇公(王世貞)稱貞伯(李應禎)眼底無千古,至目趙吳興(孟頫)爲奴書”[6]。

www.Artworld.cn

富春山居图 中国星翁艺苑

《 富春山居图》局部 中国星翁艺苑


      黄公望自識於《富春山圖》上之文,《江村銷夏録》卷一:“至正七年,僕歸富春山居,無用師偕往。暇日,於南樓援筆寫成此卷,興之所至,不覺亹亹布置如許,逐旋填劄,閱三四載,未得完備。蓋因留在山中,而雲遊在外故爾。今特取回行李中,早晚得暇,當爲著筆,無用過慮有巧取豪敚者,得俾先識卷末,庶幾知其成就之難也。十年青龍在庚寅歜節前一日,大癡學人書於雲間夏氏知止堂”[7]。“無用師”不知是誰?(无用师为黄公望师弟,道号无用。)但其作“書”的“夏氏知止堂”,倒是可以稽考。楊維楨《東維子集》卷一三《知止堂記》:“雲間(松江府)老人夏謙齋氏,爲某監漕官,年未致仕也,即勇退歸里,名其燕處齋之堂曰知止。是有味乎老氏之言哉!老人去世已五十年,兵燹來,堂日燬。去其四葉孫頤貞,猶能力{讓}[護]趙文敏(孟頫)所言之顔,登於北山新堂,不忘本也”。“今年秋,貞讌予於堂,以落其顔之新登者,且請記,於是乎書”[8]。李日華《六研齋筆記》卷三之四:“知止堂,雲間夏世澤所居,趙魏公(孟頫)書扁。夏氏有名椿者,事其兄杞如父,孝友敦義。家有義塾,賓禮名儒,以訓里中子弟,捨田五百畝,養遊士家。又有書畫樓,藏法書名畫,楊鐵崖(維楨)諸公往來其家。予所藏黃子久溪山長卷,款云:作于雲間夏氏知止堂者,此也”[9]。 www.Artworld.cn


      《式古堂書畫彚考》卷四八:“大癡畫卷,予所見若檇李項氏家藏《沙磧圖》,長不及三尺,婁江王氏《江山萬里圖》,可盈丈,筆意頺然,不似真蹟。唯此卷規摹董、巨,天真爛漫,復極精能,展之得三丈許,應接不暇。是生平最得意筆。憶在長安,每朝參之隙,徵逐周臺幕,請此卷一觀,如詣寶所,虛往實歸。自謂一日清福,心脾俱暢。頃奉使三湘,取道涇里,友人華中翰爲予和會,獲購此圖,藏之畫禪室中,與摩詰《雪江[圖]》共相映發。吾師乎?吾師乎?一丘五嶽,都具是矣。丙申(成化十二年)十月七日,書于龍華浦舟中,董其昌”。

本文来自华艺美术世界网

      “大癡黄翁在勝國時,以山水馳聲東南,其博學,惜爲畫所掩。所至三教之人,雜然問難,翁論辨其問,風神疏逸,口如懸河。今觀其畫,想見其標致,筆法墨法,深得巨然之妙。此卷全在巨然風韵中來,後尚有一時名輩題跋,歳久脫去,獨此卷無恙。豈翁在仙之靈,而有所護持耶?舊在余所,既失之,今節推樊公重購而得,又豈翁擇人而陰授之耶?節推蒞吾蘇,文章政事,著爲名流,雅好翁筆,特因其人品可尚,不然,豈無塗硃林綠者?其水墨淡淡,安足致節推重如此?初翁之畫,未必期後世之識,後世自不無揚子雲也。噫!以畫名家者,亦須看人品何如耳。人品高則畫亦高,古人論書法亦然。弘治新元立夏,長洲沈周題”[10]。 本文来自华艺美术世界网


      除董其昌、沈周二“跋”外,《富春山圖》上尚有文彭[11]、王穉登、周天球、鄒之麟諸留題。《式古堂書畫彚考》卷四八:“隆慶辛未中秋後三日,敬觀于梁溪談氏澂懷閣,太原王穉登”。“百榖閱後四十二日,周天球在天籟閣,得併觀二卷者彌日”。“余生平喜畫師子久,每對知者論子久畫,書中右軍也,聖矣,至若《富春山圖》,筆端變化鼓舞,右軍之蘭亭也,聖而神矣。海内賞鑒家,願望一見而不可得,余辱問卿(吳洪裕)知,凡再三見,竊幸之矣。問卿何緣?乃與之周旋數十載,置之枕席,以卧以起,陳之座右,以食以飲,倦爲之爽,悶爲之樂,醉爲之醒。家有雲起樓,山有秋水庵,夫已據一邑之勝矣,溪山之外,别具溪山,圖畫之中,更添圖畫,且也名花繞座,名酒盈樽,名書名畫,名玉名琴,環而拱一《富春圖》。嘗聞天上有富貴神仙,豈勝是耶?又聞子久當年元是仙人,故遺此蹟,與問卿遊戯耶?國變時,問卿一無所問,獨徒跣而擕此卷。嗟乎!此不第情好寄之,直性命徇之矣。彼五岳有真形圖,而富春亦有之,可異也。當年此圖畫與僧無用,近隨問卿護持此卷者,亦是一僧,可異也。庚寅(至正十年)畫之,題畫人來,又適庚寅(順治七年),可異也”。“嗟乎!余言亦太饒舌矣。野老鄒之麟識”[12]。 本文来自华艺美术世界网

(责任编辑:Ivan S)
转载请注明:华艺美术网 » 山圖富春——大癡《富春山圖》本末考辨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观点,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  • 十万山人绘画美学思想探析

    本文从艺术构思、审美理想以及“诗与画通”的艺术阐释三个方面对十万山人绘画美学思想进行探析。...

  • 黄公望《富春山图》考辨

    黄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经过几十年的辨伪,已经水落石出。黄宾虹、吴湖帆、饶宗颐、徐邦达为《无用师卷》清洗了两百多年的“冤案”,得以“昭雪”。让后人敬仰。乾隆皇帝“乱...

  • 中国历代名家画梅赏识

    有梅之记,始见于《西京杂记》:汉初修上林苑,远方各献名果异树,有朱梅胭脂梅。迄今2000年矣。 至晋,有咏梅诗现,相陆凯有折梅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;江南无所有,聊...

  • 运笔纵横,寒梅风骨---十万山人书法之旅述评

    98岁的孙星阁先生 在广东历史文化名城揭阳众多的书画家中,十万山人孙星阁先生(1897-1996)是奇特的一位。他的良好的家庭出身和家庭教养,他的百岁长寿,他的...

  • 纳兰性德与历代书画

    纳兰性德不仅工诗词,而且善书法、通绘画,精鉴赏。他常和一些擅长书画之道的知识分子相聚在通志堂的渌水亭,婆娑古人法书名画,或临摹,或题咏。通志堂是他的藏书室,绿水...

  • 苏轼《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》翻译、赏析

    吴镇《竹谱卷跋》_0 吴镇《竹谱卷跋》_1 吴镇《竹谱卷跋》2 [原文] 竹之始生,一寸之萌耳,而节叶具焉。自蜩腹蛇蚹以至于剑拔十寻者,生而有之也。今画者乃节节...